Rinao

活着就是为了俊典。

锋芒不露

终于扯完皮咯,交党费!!

题不对文。

这篇真的是我个人脑洞啊

烂文一篇大家不要认真!

就是想写写大师兄黑嘛……

我真的是居和控嘤嘤嘤

私心亦和tag

但是小宋出场率不高

ooc大概?

慎入!!!

慎入!!!

别打我,我怕。

接受就go↓


        人人皆知,武当的郑居和,玉树临风,当年第一次身着和光衫不知吸引了多少女香客的注意。
     

        人人亦皆知,他那性格确是和蔼可亲的。

        文质彬彬的谈吐,轻言细语,总是以心平气和的态度对待做错事的师弟,严重些,只是稍加教训,却不会加重语气。
       
        他是细针密缕的,见你受伤会主动帮你治疗,
    
       他是古道热肠的,会在嘘寒问暖时了解你的伤情,还在你将要入睡时放一碗热汤在你床旁。
    
        在所有弟子都争先恐后地练功以求上进时,他总是不慌不慢地处理琐事,包括那些你不在意却让你感觉很温暖的琐事。

        

   
       武当弟子都如此形容他:温柔敦厚,不与世争。

    
        他犹如平静的湖面,不起一丝涟漪,又似和风一般,扑面而来的净是柔。

        他是温软如玉的师兄,亦或是可靠的大哥。

        所有人都这样认为,所有人都爱戴他。
       

        “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没什么的,不该受如此嘉誉。”郑师兄如是说。
       
       “大师兄总是待人谦逊。”
     
       “师兄有如此度量,实在让师弟钦佩。”

        只是所有人自认为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实是当局者清,旁观者迷。

        潭水之深,不可肆意测量。

      
        他郑居和,自是如此。

       
    
        他并非胸无城府,实际上他是极其聪明的,之所以总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只因为他知晓了一些道理罢了。

        江湖险恶,贵族势力横行,处于云雾之中的武当,是最“入世”的,而武当弟子自然也会受到不少感染

       所有极力想要寻求大道无情的人,也无几个可真正做到。

       

       如他所说,他必须为武当做些什么。

       他为自己裹上了一层精致的皮囊,骗过了师兄师弟们,骗过了师叔们,甚至骗过了当今掌门。

     
      但不可否认,他虽目睹了世界恶意的一面,却真挚地忠于武当。

        他会采取行动,哪怕是极端手法,哪怕是卑鄙小人所用手段。

        “愿武当永久昌盛,福生无量天尊。”

        郑居和是无比真诚地念道这句话的。

       他并非不与世争

       他只是将自己缩小,将自己搁置事外,将自己的光辉遮挡,就如艳花的青叶,总是起衬托作用的。

      
      而他也并非温柔善良。

    若是知晓真相,可以说他是无情。只是这无情,与大道无情丝毫无关。

     是冷酷无情,无情到能对自己几乎亲手带大的师弟狠心。
     
    
    
      蔡居诚刚入门时,郑居和是将他像自己亲兄弟一般对待。

       “师弟莫要害羞,从今以后你便是我的二师弟了,此后便当这儿是家,别拘谨,武当的人,和气得很。”
        他细声细语,对蔡居诚起了不少安抚作用。
      
        之后他便送了一套同尘袍给蔡居诚,待蔡居诚换上后,又边笑着夸他俊边带他熟悉武当。
 
       郑居和对蔡居诚的照顾可以说无微不至,每天唤他早起,在休息时又会做点糕点送予他吃。在蔡居诚有任务要出武当时,又细心地帮他整理好出行衣物,还附带了蔡居诚喜欢的点心。

        至少当时,他都是真心待蔡居诚好。

       人本七情六欲,郑居和又怎不明白?

        
       蔡居诚资质甚好,师兄弟俩人又相处得久,让郑居和差点没意识到,蔡居诚桀骜不驯,不适宜修炼,他是不能做到无情境界的。
       
               

         
         直到后来邱居新的出现。

        像石块落入水中,溅起的水花虽不大,但在平静的湖面中还是格外显眼。

         郑居和恍然大悟,这才发现能够领悟大道之人,便是邱居新了。

          他的淡然,他的眼神,就连郑居和都觉得平静。

          那是一种姿态,属于至高。

         邱居新的冷漠,郑居和看得出来那是超然了。

       
         而邱居新的资质,甚至比蔡居诚更胜一筹。

        
        那日,是蔡居诚和邱居新的比试,蔡居诚有史以来输的第一场。
        愤怒,不安,惶恐,耻辱。都从蔡居诚身上爆发出来。
      
       也是那日,蔡居诚怎么都不会知晓他会被几乎至亲之人拖入深渊。

        郑居和是居字辈大师兄,本就分位崇高,温和的个性又受武当上下的喜爱,人缘自是极好。

        “邱师弟好生厉害,居然在第一次比试就完胜了蔡师弟,怕是以后这掌门之位有望。”

         郑居和是故意大声说的,如他所愿地引起周身弟子的附和响应。

      郑居和瞧着蔡居诚,他分明看到蔡居诚的身子僵硬了一瞬,随后又大步地离开了。

      他了解蔡居诚,蔡居诚本就是想要得到大家的重视,并且蔡居诚是非常崇敬掌门的。

      
        让一个长期受到关注的人不再得到光芒的照耀……会如何?

        从那日起,所有人都认为邱居新是能担当重任的人了。

        只不过郑居和认为,必须斩草除根。

     

        蔡居诚当时的功力在武当同龄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又因为郑居和忙于处理事务,所以蔡居诚带着刚入武当的邱居新一起修炼自然是理所当然。

       
      居新又自幼不爱与人谈天,

     
      所以邱居新最亲近的人莫过于蔡居诚了。
     

       “蔡师弟武功高强,是我学不来的。”郑居和笑着对前来纳穗顺带找他聊天的师弟们说到。

        “嗨,师兄可莫要如此贬低自己,依我看,蔡师兄再是强也强不到邱师兄头上呀。”

        “是啊,那日金顶前的比试大家都有目共睹,邱师兄可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击败了蔡师兄的。”

        郑居和猛然感到长生殿外有人,他敢肯定那就是蔡居诚,因为这是他算计好的。

         是他让蔡居诚未时到长生殿帮他整理东西。

       
       “诶,说实话吧,蔡师兄性子傲大家都明白,所以我觉得,比起蔡师兄,邱师兄更适于当选掌门。”师弟叉着腰说到。

         看着师弟直言不讳的样子,郑居和笑了,他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便开口道:

         “掌门之位吧……也说不清,啊,我才想起我叫了蔡师弟来帮我整理纳穗,这个时候,应该快到了吧?”他若有若无地瞟了瞟门外,果不其然,下一刻蔡居诚就踏门而入。

       
        “师兄,我过来了。”

       那是多么咬牙切齿。

       饶是再不机灵的人,感受到那逼人的寒气也该知道不宜就留了,
        所以两个师弟被吓得落荒而逃。

       嫉妒,真是一种不可低估的力量。

     
  
      “邱师弟是比师弟你强,你应感到高兴才是,毕竟都是你指点他练功,你也算他半个老师了。”

       “大家都看好邱师弟呢,就连掌门也多多关注邱师弟了。”

          郑居和笑脸相迎,他知道,他越是说得多,蔡居诚心里越是不舒服。

          最后蔡居诚的确有些忍不住,把账本半扔半摔地放到桌上后,说了句先行告退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效果真是显著。郑居和这么想着。

         “师兄,你在笑什么啊?”宋居亦探出来。
        “我在想啊,你在这儿玩都不练功怕是要多加些课业咯。”
        “对不起,师兄我马上走!”宋居亦飞一般地跑了出去。

       郑居和看向宋居亦飞奔的方向,若有若无地开口:

       “别急。”

     

       除了蔡居诚,所有人期待的那一天终于到来了。

      邱居新从金顶下来,走到众人面前,他身上穿的分明就是天道盟打造的忘尘衫。

       那是最杰出的代表。
        
       “恭喜师兄!”

      “祝贺师兄了!”

       武当弟子都前来祝贺邱居新,而这也代表着武当又多出了一位高才。
      “能得到忘尘衫,真是祝贺师弟了。”郑居和也前来道贺。
   
      “嗯,谢过师兄。”邱居新点头道。

     “我就说嘛!师兄果然是掌门之位最杰出的候选人!”宋居亦兴奋地大喊。
       郑居和不轻不重地用手拍了拍宋居亦的脑袋,

      “胡闹。”

         “本来就是嘛,师兄本来就厉害!”小宋一脸委屈。

        “对啊,师兄本就天资过人,如今还得到了忘尘衫,这掌门之位非邱师兄莫属了!”
       
        “邱师兄果然不负众望!”

       

        在众人的喧哗中,郑居和时刻注意着一旁的蔡居诚。

         那澄澈的双眼散发着的净是戾气。

       
         时机已成熟。

       

         “叫一个被自己亲自教导的师弟夺去了所有,一定是很崩溃的,若是我像蔡师弟那样身手不凡,落得如此田地,我大概恨不得立刻去死吧。”

        “好在蔡师弟比较宽宏大度,若真下得去死手,居新估计也难以抵挡吧。”郑居和开着玩笑。

         “说来我也是比较同情蔡师弟,明明付出了这么多,最后却……”

          郑居和装作痛惜地叹了口气。

  
          郑居和的一个目的达成了,他最终还是发现了蔡居诚眼神中的杀意。

           大多对邱居新的恨意里还夹杂着对他们这些普通弟子的恨意。

           情感越是丰富,越是容易急躁。这嫉妒已蒙蔽了蔡居诚的双眼。

        
           啧啧,他可真有一双好看的眸子。

         郑居和如是想着。

       

         宋居亦被郑居和叫到长生殿,他有些楞楞地看着自己的师兄拿出了一壶桂花酿。

        “师兄,这是为何?你不是一直不允许我喝酒吗?”

       “你邱师兄今日获得忘尘衫,应该好好庆祝才是。”

       “啊,好!”宋居亦完全没顾虑地喝了一口。

       “只是,师兄,为何不叫其他人前来呢?”

  
        “你邱师兄才经历过如此重大之事,应该好好休息,你蔡师兄自有早睡的习性,小棠太小不能沾酒,就只能叫你了呀。”郑居和对宋居亦笑着说。
   
       “哎……还以为师兄是专门叫我的呢,结果是这样啊。”宋居亦噘噘嘴,一副可怜的表情,像只小狗耷拉着耳朵的模样。

        “哈哈哈,某种程度也算这样吧,毕竟我与居亦更合得来嘛。”

     
          “真的吗!”小宋突然兴奋,像只摇尾巴的狗,眼睛还发着亮光。

          有趣极了。

         “当然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宋居亦的房间就在邱居新房间西侧不远处,就是说宋居亦要回房必须先经过邱居新房间。

        而就在之前,郑居和去查看了一下蔡居诚的房内是没有人的,蔡居诚是有早睡的习性没错,又联想到今日蔡居诚眼里迸发的杀意,郑居和多瞧了瞧蔡居诚房内。

          剑匣已不见了。

         将要发生什么,郑居和已经知晓了。

         所以他才会叫宋居亦过来。

    

         “大师兄!”

        有人破门而入,是一位巡山弟子。

       “不好了,蔡居诚他————”

       “他对邱师兄起了杀心!”

   

      当他们赶过去时,蔡居诚早已被制服在地。

     “居然对自己的师弟都下得去手。”

     “我曾不知蔡居诚心机这样深。”

     “简直……连畜生都不如。”

     听着周围逐渐变得恶毒的话语,郑居和忍不住颤抖。

       
       “大师兄,你怎么了?”宋居亦敏锐地发现了自家师兄的异常。

        “蔡师弟为何会这样?告诉师兄,你有什么苦衷,对不对?师兄相信你绝不会伤害邱师弟的!”

          郑居和握住蔡居诚的肩,面容痛苦地问他,仿佛不愿相信他一手带大的师弟会做出今日之事。

          反倒被蔡居诚甩开。

         这就更引起公愤了。

       
      
        “师兄!到现在你都还护着他!他就是你看到的这样,为了利益不惜伤害同门!”

        “居诚几乎是我一手带着的,他绝不可能这样!”郑居和努力向众人辩解。

          突然,他被人一把扯过————

      

         “师兄!我也是你带着的!我也是你的师弟啊!你为何只向着他?他所做的事大家都看见了,你为什么就是不愿面对事实?他就是如此冷血的人!”

         

        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宋居亦,这倒稍微吓着郑居和了,因为小宋不是说这句话,完全是靠吼的。

         “宋师兄所言极是,蔡居诚简直冷血!”

        “无耻之徒!”

       “武当的耻辱!”

      

      郑居和有些失意,轻拍宋居亦的手示意他放开。

      “居亦,你捏疼我了。”

        宋居亦几乎瞬间放开,后又急忙解释道:“对,对不起师兄,是我太激动了。”

         宋居亦看到郑居和脸上浮出苦笑。

       “我,先回去了。”

      
       他看了眼蔡居诚后,便快步离去。

     

        “师兄……”宋居亦欲想叫他,可最终没有。

    
        不好意思啊,小宋,只怕再不走,师兄我就要……

        郑居和匆匆把门关上。

        “噗嗤。”

       憋不住了啊。

        “哈哈哈哈哈哈好一场大戏啊哈哈哈!”

      

          郑居和开始大笑不止,好似从来没有如现在这般开心过,最后竟笑岔气跌入床上,捂住腹部。

      
      “哎哟……这结果不出我所料……”

     
       “让我很满意啊。”
 
        他笑出了泪。

      

      “郑居和啊郑居和,不要以为这就完了,还需加点料啊。”他笑着对自己说。

       

        “对不住了,师弟,谁叫你挡路了呢。”

         
         “从此以后,武当便再无蔡居诚。”
       
         郑居和是如此冷酷地说着这句话,他的表情也冷了下来,像刚刚的事从来没有发生过。

       

       “哈哈哈哈,真是一场大戏!”翟天志笑得猖狂。
       
        “就是如此,还有劳你了。”郑居和笑得如沐春风。

       “我自然会顺道帮你办,不过你就不怕我说出去吗?真想看看你那师弟知道你这么做会是什么表情。”

        “呵,贫道会来找你帮忙,就不怕你说出去,不过你要敢给贫道惹麻烦……”

       

       “贫道相信你不会想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

        那温和的大师兄,此刻的气场变得令人汗毛耸立。

     

        “那么贫道就先行告退了。”

        看着那人远去的身影,翟天志啐了一口。

       “呸,装什么仙风道骨。”

      
      
      
        之后便是蔡居诚勾结翟天志成为武当叛徒一事了。

      当郑居和发现邱居新对蔡居诚透露的情感只剩失望时,

      

         他如释负重。

     

         毕竟大患已除,所以之后的与翟天志汇合,还特意嘱咐他将蔡居诚留到一个比较好的去处,但终不能回到武当。

       

         翟天志挠头,最后告诉郑居和他将蔡居诚置于点香阁

        “这也好。”
        
       

         郑居和点头道,虽说是风月之地,但生活也还算舒适,以蔡居诚那个脸蛋,估计过的日子比在武当山要好很多,最重要的,不管是他没脸面还是翟天志的诡计,他是终不能踏入武当半步了。

          不过郑居和不一样了,蔡居诚是单纯的,而他完全不一样。若蔡居诚是众人所说的邪恶,那他郑居和,完全不是蔡居诚能比的。

      
        蔡居诚已成武当的千古罪人,

      
       而郑居和,还是那个受人尊敬的大师兄。

 

      “居亦,我给你们带了些点心,吃了可要好好练功。”

     
     “哇师兄真好!”

     “可是我想吃师兄做的点心,师兄做的山下根本比不上!”

     
     “油嘴滑舌。”郑居和弹了一下宋居亦的脑门。

     
   
      至此,武当山依旧是良辰美景。

    
      郑居和望着这武当,开口道:

  

      “福生无量天尊。”

      如此虔诚。

大概end吧这篇真的扯皮扯得脑阔痛。
各位老爷居然能看完这篇渣文真是温暖人心
不嫌弃就随手蓝手红心一条评论吧(滚。

还有,亦和真的好。

评论(19)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