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ao

活着就是为了俊典。

亦和(一)

现代paro注意

ooc注意

姐妹骚聊注意

亦和注意

烂文注意

不喜的小天使请点叉。

没有粮吃我要饿死了
自割难吃的腿肉。

go↓







“啥玩意儿你要去嫖郑哥???”听到死党的话后萧居棠像受惊的兔子一样拍案而起。
      
        “你瞎闹什么呢吓得我差点萎了。”宋居亦是没料到萧居棠会有那么大反应,身子被惊的一哆嗦。
       
         “……你有那玩意儿吗?”萧居棠满脸写着嫌弃。
         “滚。”宋居亦翻了个白眼。
      
       
        不是萧居棠不矜持,而是万万没想到和他从小闹到大的损友兼同校学长以来督促他学习的借口跑到他家后,坐在他房间桌子的配套椅子上告诉他要搞一件大事情。
     
         虽然他早就知道他来找自己就是为了搞事,但这件事还是让萧居棠着实吃惊了一下。
         因为就在几秒前,宋居亦悄悄地对他说———

         “我喜欢郑哥,我想找他表白。”

       
        “老四你可别瞎说啊。”萧居棠式惊恐。
        “老五我不是我没有。”宋居亦式正经。

       “得得,我现在脑子有点乱你让我冷静下。”萧居棠扶了一下额,然后抬头。
      
       “先不说你和郑哥关系,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都不用再多解释,但我没想到你对大哥居然有这种肮脏的想法,就是我这样的人我也觉得他像我妈好吗?还是普照大地那种的。”说到这里萧居棠沉思了一会儿。

     

       他,萧居棠,曾经是孩子堆里的王,大人口中的混世小魔王,什么欺负小朋友,打坏别人的东西啦,恶作剧啊是常有的事,可他依然记得每次闹完,去赔罪的都是那个因为父亲常年不在家而来照顾他的隔壁朴叔叔家懂事的郑居和哥哥,每次一回家,也都会闻到出自小哥哥之手的饭菜的香味。
       
        贴心的郑大哥会让他把饭先吃了,再去罚抄字。

       
     
        萧居棠从回忆中出来,对宋居亦缓缓开口。

        “所以说你这样会被三哥打死。”萧居棠满脸写着无奈,只要一想到邱居新他就背后一凉。
    
        那个不苟言笑的三哥,冰山的邱居新,似乎已对尘世有所超然,因此他对于萧居棠和宋居亦来说,是动手不动口的君子。
       

        “他现在成天和蔡居诚混在一起,没有时间管这些啦,况且你看,他和蔡居诚走这么近,说不定他们两个能擦出火花呢。”宋居亦摆摆手,伸了个懒腰后又用细不可闻的声音道:“如果不算那件事的话。”
      
         宋居亦不免想起了曾经天真无邪的他因为起夜上厕所碰见和他一起住的二哥,那时的他还不懂事,看见什么就说什么,于是他借着厕所的灯光看到蔡居诚手里抓的什么,刚要开口,就看到脾气火爆的二哥脸上布满了惊恐的神色,然后就被威胁如果说出去就把他私藏零食的秘密告诉朴叔。可是宋居亦就不乐意了啊,小孩子特别容易冲动,莫名其妙就被威胁了,那个委屈啊,气的小宋第二天就去告诉邱居新,然后就知道了蔡居诚因为嫉妒邱居新成绩得第一就撕邱居新奖状的事了。
       
        事后小宋还在郑居和怀里哭了一顿。
        而蔡居诚和邱居新从此更争锋相对了。

       “四舍五入就是你的错。”萧居棠一脸淡定。
       “我的错吗?这位大爷您可想清了??”宋居亦差点从椅子上跃起。
       “大爷我想的很清楚。”
 
       “哎,您上了年纪脑子不灵光也是正常的。”
   
      “我要告诉郑哥他的笔是你偷的并且就在你的柜子里。”
      
       “大爷我错了。”宋居亦端正了坐姿。


      “所以我该怎么办啊。”对于讨论了良久却无果的结局,宋居亦表示他不接受。
     
       “要不你算了,我觉得你没可能。”萧居棠看着瘫在座椅上欲哭无泪的宋居亦,叹气道。
   
       “人家喜不喜欢你还是个问题,就我看来大哥一直把你当弟弟照顾,你想想,你和我闯了多少祸了?”
      
       “……”
  
      “我可以不回答这个问题吗?”

     “所以我说啊。”萧居棠拍了拍宋居亦的肩,“要不算了朋友,洗洗脸还是条好汉。”末了再补一句:“反正单身的路还长呢。”

       气的宋居亦抄起床上的枕头对着萧居棠就是一个————
 

            “枕头碎颅杀!”

           “你有病吧?!!”

       
          在经过两三回合的争斗后,宋居亦疲惫地躺在了床上。
          
          “老五,你说的没错。”
        
         “嗯,所以你啊……”萧居棠表示赞同。
     
        “我得了相思病。”

        “???”萧居棠一脸懵逼。

       “哎……虽然我知道成功的几率很小,但是不试试看都说不定啊。”
     
      其实我觉得已成定局。萧居棠默默吐槽。
        
  
      “不行啊,我想得到答案啊,我想了太久了。”宋居亦从床上坐起。
      “老五你帮帮我呗。”

      “我拒绝。”萧居棠想都没想。

     “我帮你要宁宁的手机号。”

    “兄弟,要干什么你说。”萧居棠一脸真诚。

   “帮我想个办法,看郑哥……喜不喜欢我。”

   萧居棠想了会儿,对宋居亦说:

    “下个星期要干什么你知道吧。”

    “干什么?庆祝邱哥升入大学啊。”

    “都是成年人了,总得喝酒吧?”

   “对啊?”

    “你觉得,这个时候不该让大哥喝一杯以表祝福吗?”

   “是啊,可是郑哥酒量不是很差……吗!”宋居亦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得,猛的站起来。

     “卧槽对啊,这个时候我就可以借住酒意问他了啊!哎哟老五你真是天才!”

      “过奖,记住酬劳就行了。”

     “行嘞!”说着就马上和萧居棠告别。

    
    看着宋居亦的背影,萧居棠想到件事。
    

    他还不知道宋居亦怎么喜欢上郑哥的。




忍住看完的小天使我佩服你们。XD

有没有太太产粮的?
想吃大师兄受的那种。。




评论(1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