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ao

活着就是为了俊典。

花记事(01)(๑ºั╰╯ºั๑)

   又是我这个渣渣

   谈一场可爱的恋爱?

   学生堍x花店老板卡

现代au
  

      不喜的小天使们依旧点叉哦。

渣预警,ooc预警!

能接受就go↓




   一见钟情这种事情,是说不清楚的,和那该死的缘分是相同的。
       
        木叶市的冬日也一样寒冷,在路口等待路灯从红换绿的俊俏的黑发青年这么想着,哈了口气握了握刚买的热咖啡,感到手心传来阵阵暖流后缓缓地喝了一口。

        呸,好苦。青年有些嫌弃地吐了吐舌。
       所以我才不喜欢咖啡啊……他抿了抿嘴,虽然嫌弃但还是继续喝了下去。
        他边喝着咖啡,边走过马路,苦涩的液体顺着喉咙滑下,如同街道的车水马龙,络绎不绝。

        他不紧不慢地,散步般地走向他想去的地方,十分悠闲,脸上洋溢着淡淡微笑的青年,给这寒冷的冬日添上一笔暖色,也是这让他认为苦不堪言的咖啡所不能涉及的。
      
        渐渐地,他来到了一条青石铺满的街区,刚刚商业区的喧闹慢慢消逝,留下了一片宁静。
        黑发的青年停在了一个花店前。
       花店的门和橱窗是用木和玻璃来搭配使用的,门外还挂了些紫藤花。
       青年把视线转移到店内,里面一个穿着单薄衬衫,带着口罩的银发男子正把一些白玫瑰插入精致小巧的瓶内。
       青年的眉头皱了皱,有些不满地嘟了嘟嘴,便毫不犹豫地拉开了花店的门————
        
        “叮叮。”
        是门被打开时碰到的铃铛的响声。
       “欢迎光……”花店的老板听到声音后笑吟吟地转过头,然后便看到一脸愠怒而熟悉的脸庞。
        “带土,你来啦。”花店老板依旧不改脸上的微笑,但语气却变的活泼一点了。
       
      “卡卡西,你穿这么薄是想冷死吗!”带土不管三七二十一呵斥了名为卡卡西的男子。
      
       “不要这么激动嘛,带土,这里可是开了暖气的。”卡卡西也不生气,平静地对带土说。
         这时候带土才发觉包围在身边的空气已经从刺骨的寒冷变得温热了。
     
       “咳。”带土尴尬地咳嗽了一声。
    
      “那也要多穿点,现在是冬天。”他对卡卡西说,却把脸撇向一边,假装是观摩店内的花。
      
         “哈哈你这是在担心我吗?谢谢你哦带土。”
      
         “什……我才没有!”带土像受了刺激一样睁大眼睛,这让卡卡西觉得他像只炸毛的猫。
    
        “噗,脸红了哦,带土君。”卡卡西调笑着带土。
      
        “是风吹的啦!风!”这下让带土脸更红了,不善言辞的他极力辩解道。
      
        “好,好,我知道了。”见状卡卡西也不再戏弄他了,他知道带土这孩子表面再怎么装其实也是很关心他的。
       
       “嗯……我来帮忙吧!卡卡西你一个人也照顾不过来。”带土眼神躲闪着,急忙说。
        卡卡西也给他个台阶下,便指了指后面的一堆雏菊:“那你帮我搬花吧。”
     
        闻此,带土急急忙忙地跑去搬花去了。
     
       “小心点啊。”
      
      “别担心,这又不难。”
     
        看着忙碌着搬花的带土,不知道为什么,卡卡西打心底里喜欢这个笨挫可爱的大男孩的,那种油然而生的感觉。
  
时间回溯。  
       
         那是夏季的某天,卡卡西如往常在花店里护理花,在听见铃铛身后便去迎客,好巧不巧那便是带土了。带土当时是在为即将过生日的好友野原琳选花,琳是他的发小,选花不可马虎,于是在网上搜同城的花店,精挑细选找到了这里,带土觉得这里让他很有感觉,很喜欢,大概因为装饰简约干净,又大概因为朴素典雅,但就说不出为什么,就凭第一感他就选定这个花店,第二天就穿着清爽的白色体恤和短裤随着地址前去了。
      
       “老板,这里有什么送给人的花?”带土刚开门就说。
    
       “满天星怎么样?”卡卡西这样回答。
      
      带土看着这个人,一个拥有比女生还白皙的皮肤的男人,银白的头发下是一张笑容温柔微笑的脸,嘴角的美人痣还静静地点缀在那儿。
       
     像画一般。带土有些呆了神。
        
      “这位客人,怎么了?”
      
      “啊,没事。”带土回过神,经过卡卡西的介绍后,带土决定自己在这些花里选择。
        而卡卡西也站在一旁,并回答他一些有关于花语的的东西。
       
       终于选好之后,带土在卡卡西为他包装的时候说出了一句让这位店主有些发愣话。
       
       “我以后会常光顾的。”带土几乎是脱口而出。
       
      “那自然是欢迎的。”而卡卡西也马上反应过来。
  
       在回去的路上,带土是有点面红心跳的,以至于室友还悄悄问他是不是发烧了。

         然而只有他知道。

         从那以后他就再也忘不了那个花店老板了。

        带土这个人是有自知之明的,也了解自己内心在想什么,所以他在赶完论文的几天后,真的又去了花店。

        卡卡西也依然在那儿,不过这次带了白色的口罩。

         口罩没有因为遮住俊俏的容颜让带土失望反而还戳中了他的心。
 
        妈的,该死的一见钟情。
       不知是不是幻觉,他甚至还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带土开始向卡卡西套近乎,从花的种类问到为什么做这个为什么喜欢这个职业,慢慢的,带土问出了名字。
       
      “卡卡西,旗木卡卡西。”卡卡西的眼睛半眯着说着,从声音里面并没听出他对于带土多话的不满。

        这次轮到带土愣住了,随后他像是做出什么重大决定一样,深吸一口气,然后对俊美的店长说————
 
     “卡卡西,你这里还缺人吗?帮忙做事的那种。”

     然后带土就顺理成章地入驻了花店。

       因为带土是学生,所以卡卡西并没有要求他准时准点到,只是让他有时间过来就好。
       带土听从了卡卡西安排,利用时间,有空闲时刻就去。
        所以他的朋友们除了上课或者社团活动以外都没见他踪影。
        然后他现在有了个花店小王子的称号。
       
       卡卡西也没想到他会来这么勤,所以他只是觉得带土是个老实勤快的小伙子罢了,在跟他交谈了这么久后,卡卡西也对带土映像倒也不错。
        
         久而久之,卡卡西从孤身一人打理花店到和带土一起,不得不说,习惯了一个人生活的卡卡西没有对生活不适应,反而觉得气氛还活跃了。
        卡卡西和带土的关系也慢慢变得融洽,偶尔卡卡西也会和带土开开玩笑。
    
        “说了别把花放这里,你再这样就扣工资了。”
       “哇这么狠心的吗?恶毒的女人。”
       “好了带土,你这月工钱扣半。”
      “我错了卡卡西。”
      “不予受理。”
       ……
      
       卡卡西刚开始还有点不想伤带土的心,原因是因为带土的陈列布置实在是……有谁能想象吊兰旁放蓝色妖姬呢?又有谁愿意在浪漫情人节到来时,推开花店门就看到菊花呢?
      
        奇怪的品味让卡卡西有点想吐槽,后来关系也来越好后卡卡西也这么干了。
       
        “带土先森,您的品味有够low耶。”卡卡西靠在墙上,阴阳怪气地对有一次摆放花草的带土说。
       
       “哪里有。”带土头也不抬地继续干活。
       
       “居然把红玫瑰摆在多头菊旁边,你不觉得奇怪吗?”
      
      “不觉得啊?”带土无辜地看着卡卡西。
     
     “嗯……行吧,带土你还是别帮我摆花了,我觉得这还是太难为你了。”卡卡西抿嘴。
         ……
     
      虽然卡卡西有事没事拿带土开玩笑,但那并不存在恶意,卡卡西不讨厌带土,一直都不,而带土某些细微的行为还让卡卡西阵阵暖心。
       
       带土嗜甜,在带土自己还没说之前,卡卡西就已经发现了,因为带土书包里的零食全是糖或者其他的甜食,而且带土经常从衣服口袋里摸出几颗水果糖,还会分给他。
        就是这样的带土,在听见卡卡西说喜欢黑咖之后毅然决然地去星巴克买了一杯来喝,还给他的花店老板带了一杯。
        “嗯……带土我说你,喜欢甜食不是吗?”卡卡西接过咖啡。
       “对啊。”带土毫不否定。
      “那你为什么会喜欢黑咖?”
     “啊?我不喜欢啊,它们太苦了。”
     “那为什么……”卡卡西有点不解。
     “因为你喜欢啊,你喜欢的东西我都想试试嘛!”带土漏出灿烂的笑容。
       卡卡西面对带土的笑容,大脑有些当机。
      
       还有就是例如下雨天卡卡西没带伞,带土会自己摸出一把伞给他
       “我看了天气预报了,思寻着你可能没带伞,就多带了一把。”
        要是卡卡西真淋了雨后,带土又会摸出一包感冒药,并带着有些教训意味地戳戳卡卡西的头:
      
      “你淋了雨后就必感冒的习惯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卡卡西回忆起这些事的时候,开玩笑地跟带土说:“你对我的事还挺有上进心的嘛。”
        “当然啊,因为是你嘛。”带土回答到,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这样的结果就是他又一次把卡卡西逗笑了。
    
     他们维持着这种外人看着都暧昧的良好关系一直下去,直到突然一天的转折。
      那天是卡卡西的生日,卡卡西一开店门发现了桌上的卡片,那是他和带土的第一次合影,卡卡西依稀记得带土拿着手机硬要和没戴口罩的他照相
        接着他看到了上面的字。
   
         “至我所爱————祝旗木卡卡西生日快乐!”署名正式是宇智波带土。
      
      卡卡西大脑有些放空,他没注意到他脸上默默染了一层淡红,更没注意到悄悄靠近他的人。
     
      一下子,
   
     他被身后的不速之客拥之入怀。
     
   
     他听见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生日快乐呀,卡卡西。”

    卡卡西被放开了,他转过去,只见名为带土的男生抱着一大束玫瑰站在他面前。

       “如你所看到的,我喜欢你,真的真的喜欢你,卡卡西,绝对不是亲朋好友间的喜欢!”
       
       卡卡西在此时发现,他突然发现他貌似了解了他自己内心所想的。
         他为什么不会对突然闯入他身边的带土产生厌恶情绪,其实他一直对带土都……
        “……卡卡西,”
       
      “可以和我交往吗?”
     卡卡西笑了一下,他对抓紧玫瑰花束的带土说:
   

       “好啊。”

       这该死的一见钟情。卡卡西在心里谩骂到。

       
   

     
       
     

      
        小剧场:
        带土把花送给琳时,反响也是很好的,琳和普通少女一样,都喜欢漂亮的花儿,而她又和其他少女不同,她相比起热烈的大包花朵,更喜欢小巧秀气的花束,“不张扬,却能散发着独特魅力”—————来自给带土灌输少女心的琳。
        所以当琳接过那小束满天星后,是特别开心的,直夸带土品味终于上升了,这让带土心情极其复杂。

         难道我的品味真的很差吗?

       带土回寝室后默默地问了问睡在床下小他几个月的表弟止水。
       止水看了一下他脚上的HelloKitty拖鞋,不打算说什么。
   

只是想写写日常和谈恋爱而已
让我再产,我还能产。(滚。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