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绫谣

产粮是不可能产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产粮

锋芒不露

终于扯完皮咯,交党费!!

题不对文。

这篇真的是我个人脑洞啊

烂文一篇大家不要认真!

就是想写写大师兄黑嘛……

我真的是居和控嘤嘤嘤

私心亦和tag

但是小宋出场率不高

ooc大概?

慎入!!!

慎入!!!

别打我,我怕。

接受就go↓


        人人皆知,武当的郑居和,玉树临风,当年第一次身着和光衫不知吸引了多少女香客的注意。
     

        人人亦皆知,他那性格确是和蔼可亲的。

        文质彬彬的谈吐,轻言细语,总是以心平气和的态度对待做错事的师弟,严重些,只是稍加教训,却不会加重语气。
       
        他是细针密缕的,见你受伤会主动帮你治疗,
    
       他是古道热肠的,会在嘘寒问暖时了解你的伤情,还在你将要入睡时放一碗热汤在你床旁。
    
        在所有弟子都争先恐后地练功以求上进时,他总是不慌不慢地处理琐事,包括那些你不在意却让你感觉很温暖的琐事。

        

   
       武当弟子都如此形容他:温柔敦厚,不与世争。

    
        他犹如平静的湖面,不起一丝涟漪,又似和风一般,扑面而来的净是柔。

        他是温软如玉的师兄,亦或是可靠的大哥。

        所有人都这样认为,所有人都爱戴他。
       

        “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没什么的,不该受如此嘉誉。”郑师兄如是说。
       
       “大师兄总是待人谦逊。”
     
       “师兄有如此度量,实在让师弟钦佩。”

        只是所有人自认为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实是当局者清,旁观者迷。

        潭水之深,不可肆意测量。

      
        他郑居和,自是如此。

       
    
        他并非胸无城府,实际上他是极其聪明的,之所以总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只因为他知晓了一些道理罢了。

        江湖险恶,贵族势力横行,处于云雾之中的武当,是最“入世”的,而武当弟子自然也会受到不少感染

       所有极力想要寻求大道无情的人,也无几个可真正做到。

       

       如他所说,他必须为武当做些什么。

       他为自己裹上了一层精致的皮囊,骗过了师兄师弟们,骗过了师叔们,甚至骗过了当今掌门。

     
      但不可否认,他虽目睹了世界恶意的一面,却真挚地忠于武当。

        他会采取行动,哪怕是极端手法,哪怕是卑鄙小人所用手段。

        “愿武当永久昌盛,福生无量天尊。”

        郑居和是无比真诚地念道这句话的。

       他并非不与世争

       他只是将自己缩小,将自己搁置事外,将自己的光辉遮挡,就如艳花的青叶,总是起衬托作用的。

      
      而他也并非温柔善良。

    若是知晓真相,可以说他是无情。只是这无情,与大道无情丝毫无关。

     是冷酷无情,无情到能对自己几乎亲手带大的师弟狠心。
     
    
    
      蔡居诚刚入门时,郑居和是将他像自己亲兄弟一般对待。

       “师弟莫要害羞,从今以后你便是我的二师弟了,此后便当这儿是家,别拘谨,武当的人,和气得很。”
        他细声细语,对蔡居诚起了不少安抚作用。
      
        之后他便送了一套同尘袍给蔡居诚,待蔡居诚换上后,又边笑着夸他俊边带他熟悉武当。
 
       郑居和对蔡居诚的照顾可以说无微不至,每天唤他早起,在休息时又会做点糕点送予他吃。在蔡居诚有任务要出武当时,又细心地帮他整理好出行衣物,还附带了蔡居诚喜欢的点心。

        至少当时,他都是真心待蔡居诚好。

       人本七情六欲,郑居和又怎不明白?

        
       蔡居诚资质甚好,师兄弟俩人又相处得久,让郑居和差点没意识到,蔡居诚桀骜不驯,不适宜修炼,他是不能做到无情境界的。
       
               

         
         直到后来邱居新的出现。

        像石块落入水中,溅起的水花虽不大,但在平静的湖面中还是格外显眼。

         郑居和恍然大悟,这才发现能够领悟大道之人,便是邱居新了。

          他的淡然,他的眼神,就连郑居和都觉得平静。

          那是一种姿态,属于至高。

         邱居新的冷漠,郑居和看得出来那是超然了。

       
         而邱居新的资质,甚至比蔡居诚更胜一筹。

        
        那日,是蔡居诚和邱居新的比试,蔡居诚有史以来输的第一场。
        愤怒,不安,惶恐,耻辱。都从蔡居诚身上爆发出来。
      
       也是那日,蔡居诚怎么都不会知晓他会被几乎至亲之人拖入深渊。

        郑居和是居字辈大师兄,本就分位崇高,温和的个性又受武当上下的喜爱,人缘自是极好。

        “邱师弟好生厉害,居然在第一次比试就完胜了蔡师弟,怕是以后这掌门之位有望。”

         郑居和是故意大声说的,如他所愿地引起周身弟子的附和响应。

      郑居和瞧着蔡居诚,他分明看到蔡居诚的身子僵硬了一瞬,随后又大步地离开了。

      他了解蔡居诚,蔡居诚本就是想要得到大家的重视,并且蔡居诚是非常崇敬掌门的。

      
        让一个长期受到关注的人不再得到光芒的照耀……会如何?

        从那日起,所有人都认为邱居新是能担当重任的人了。

        只不过郑居和认为,必须斩草除根。

     

        蔡居诚当时的功力在武当同龄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又因为郑居和忙于处理事务,所以蔡居诚带着刚入武当的邱居新一起修炼自然是理所当然。

       
      居新又自幼不爱与人谈天,

     
      所以邱居新最亲近的人莫过于蔡居诚了。
     

       “蔡师弟武功高强,是我学不来的。”郑居和笑着对前来纳穗顺带找他聊天的师弟们说到。

        “嗨,师兄可莫要如此贬低自己,依我看,蔡师兄再是强也强不到邱师兄头上呀。”

        “是啊,那日金顶前的比试大家都有目共睹,邱师兄可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击败了蔡师兄的。”

        郑居和猛然感到长生殿外有人,他敢肯定那就是蔡居诚,因为这是他算计好的。

         是他让蔡居诚未时到长生殿帮他整理东西。

       
       “诶,说实话吧,蔡师兄性子傲大家都明白,所以我觉得,比起蔡师兄,邱师兄更适于当选掌门。”师弟叉着腰说到。

         看着师弟直言不讳的样子,郑居和笑了,他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便开口道:

         “掌门之位吧……也说不清,啊,我才想起我叫了蔡师弟来帮我整理纳穗,这个时候,应该快到了吧?”他若有若无地瞟了瞟门外,果不其然,下一刻蔡居诚就踏门而入。

       
        “师兄,我过来了。”

       那是多么咬牙切齿。

       饶是再不机灵的人,感受到那逼人的寒气也该知道不宜就留了,
        所以两个师弟被吓得落荒而逃。

       嫉妒,真是一种不可低估的力量。

     
  
      “邱师弟是比师弟你强,你应感到高兴才是,毕竟都是你指点他练功,你也算他半个老师了。”

       “大家都看好邱师弟呢,就连掌门也多多关注邱师弟了。”

          郑居和笑脸相迎,他知道,他越是说得多,蔡居诚心里越是不舒服。

          最后蔡居诚的确有些忍不住,把账本半扔半摔地放到桌上后,说了句先行告退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效果真是显著。郑居和这么想着。

         “师兄,你在笑什么啊?”宋居亦探出来。
        “我在想啊,你在这儿玩都不练功怕是要多加些课业咯。”
        “对不起,师兄我马上走!”宋居亦飞一般地跑了出去。

       郑居和看向宋居亦飞奔的方向,若有若无地开口:

       “别急。”

     

       除了蔡居诚,所有人期待的那一天终于到来了。

      邱居新从金顶下来,走到众人面前,他身上穿的分明就是天道盟打造的忘尘衫。

       那是最杰出的代表。
        
       “恭喜师兄!”

      “祝贺师兄了!”

       武当弟子都前来祝贺邱居新,而这也代表着武当又多出了一位高才。
      “能得到忘尘衫,真是祝贺师弟了。”郑居和也前来道贺。
   
      “嗯,谢过师兄。”邱居新点头道。

     “我就说嘛!师兄果然是掌门之位最杰出的候选人!”宋居亦兴奋地大喊。
       郑居和不轻不重地用手拍了拍宋居亦的脑袋,

      “胡闹。”

         “本来就是嘛,师兄本来就厉害!”小宋一脸委屈。

        “对啊,师兄本就天资过人,如今还得到了忘尘衫,这掌门之位非邱师兄莫属了!”
       
        “邱师兄果然不负众望!”

       

        在众人的喧哗中,郑居和时刻注意着一旁的蔡居诚。

         那澄澈的双眼散发着的净是戾气。

       
         时机已成熟。

       

         “叫一个被自己亲自教导的师弟夺去了所有,一定是很崩溃的,若是我像蔡师弟那样身手不凡,落得如此田地,我大概恨不得立刻去死吧。”

        “好在蔡师弟比较宽宏大度,若真下得去死手,居新估计也难以抵挡吧。”郑居和开着玩笑。

         “说来我也是比较同情蔡师弟,明明付出了这么多,最后却……”

          郑居和装作痛惜地叹了口气。

  
          郑居和的一个目的达成了,他最终还是发现了蔡居诚眼神中的杀意。

           大多对邱居新的恨意里还夹杂着对他们这些普通弟子的恨意。

           情感越是丰富,越是容易急躁。这嫉妒已蒙蔽了蔡居诚的双眼。

        
           啧啧,他可真有一双好看的眸子。

         郑居和如是想着。

       

         宋居亦被郑居和叫到长生殿,他有些楞楞地看着自己的师兄拿出了一壶桂花酿。

        “师兄,这是为何?你不是一直不允许我喝酒吗?”

       “你邱师兄今日获得忘尘衫,应该好好庆祝才是。”

       “啊,好!”宋居亦完全没顾虑地喝了一口。

       “只是,师兄,为何不叫其他人前来呢?”

  
        “你邱师兄才经历过如此重大之事,应该好好休息,你蔡师兄自有早睡的习性,小棠太小不能沾酒,就只能叫你了呀。”郑居和对宋居亦笑着说。
   
       “哎……还以为师兄是专门叫我的呢,结果是这样啊。”宋居亦噘噘嘴,一副可怜的表情,像只小狗耷拉着耳朵的模样。

        “哈哈哈,某种程度也算这样吧,毕竟我与居亦更合得来嘛。”

     
          “真的吗!”小宋突然兴奋,像只摇尾巴的狗,眼睛还发着亮光。

          有趣极了。

         “当然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宋居亦的房间就在邱居新房间西侧不远处,就是说宋居亦要回房必须先经过邱居新房间。

        而就在之前,郑居和去查看了一下蔡居诚的房内是没有人的,蔡居诚是有早睡的习性没错,又联想到今日蔡居诚眼里迸发的杀意,郑居和多瞧了瞧蔡居诚房内。

          剑匣已不见了。

         将要发生什么,郑居和已经知晓了。

         所以他才会叫宋居亦过来。

    

         “大师兄!”

        有人破门而入,是一位巡山弟子。

       “不好了,蔡居诚他————”

       “他对邱师兄起了杀心!”

   

      当他们赶过去时,蔡居诚早已被制服在地。

     “居然对自己的师弟都下得去手。”

     “我曾不知蔡居诚心机这样深。”

     “简直……连畜生都不如。”

     听着周围逐渐变得恶毒的话语,郑居和忍不住颤抖。

       
       “大师兄,你怎么了?”宋居亦敏锐地发现了自家师兄的异常。

        “蔡师弟为何会这样?告诉师兄,你有什么苦衷,对不对?师兄相信你绝不会伤害邱师弟的!”

          郑居和握住蔡居诚的肩,面容痛苦地问他,仿佛不愿相信他一手带大的师弟会做出今日之事。

          反倒被蔡居诚甩开。

         这就更引起公愤了。

       
      
        “师兄!到现在你都还护着他!他就是你看到的这样,为了利益不惜伤害同门!”

        “居诚几乎是我一手带着的,他绝不可能这样!”郑居和努力向众人辩解。

          突然,他被人一把扯过————

      

         “师兄!我也是你带着的!我也是你的师弟啊!你为何只向着他?他所做的事大家都看见了,你为什么就是不愿面对事实?他就是如此冷血的人!”

         

        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宋居亦,这倒稍微吓着郑居和了,因为小宋不是说这句话,完全是靠吼的。

         “宋师兄所言极是,蔡居诚简直冷血!”

        “无耻之徒!”

       “武当的耻辱!”

      

      郑居和有些失意,轻拍宋居亦的手示意他放开。

      “居亦,你捏疼我了。”

        宋居亦几乎瞬间放开,后又急忙解释道:“对,对不起师兄,是我太激动了。”

         宋居亦看到郑居和脸上浮出苦笑。

       “我,先回去了。”

      
       他看了眼蔡居诚后,便快步离去。

     

        “师兄……”宋居亦欲想叫他,可最终没有。

    
        不好意思啊,小宋,只怕再不走,师兄我就要……

        郑居和匆匆把门关上。

        “噗嗤。”

       憋不住了啊。

        “哈哈哈哈哈哈好一场大戏啊哈哈哈!”

      

          郑居和开始大笑不止,好似从来没有如现在这般开心过,最后竟笑岔气跌入床上,捂住腹部。

      
      “哎哟……这结果不出我所料……”

     
       “让我很满意啊。”
 
        他笑出了泪。

      

      “郑居和啊郑居和,不要以为这就完了,还需加点料啊。”他笑着对自己说。

       

        “对不住了,师弟,谁叫你挡路了呢。”

         
         “从此以后,武当便再无蔡居诚。”
       
         郑居和是如此冷酷地说着这句话,他的表情也冷了下来,像刚刚的事从来没有发生过。

       

       “哈哈哈哈,真是一场大戏!”翟天志笑得猖狂。
       
        “就是如此,还有劳你了。”郑居和笑得如沐春风。

       “我自然会顺道帮你办,不过你就不怕我说出去吗?真想看看你那师弟知道你这么做会是什么表情。”

        “呵,贫道会来找你帮忙,就不怕你说出去,不过你要敢给贫道惹麻烦……”

       

       “贫道相信你不会想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

        那温和的大师兄,此刻的气场变得令人汗毛耸立。

     

        “那么贫道就先行告退了。”

        看着那人远去的身影,翟天志啐了一口。

       “呸,装什么仙风道骨。”

      
      
      
        之后便是蔡居诚勾结翟天志成为武当叛徒一事了。

      当郑居和发现邱居新对蔡居诚透露的情感只剩失望时,

      

         他如释负重。

     

         毕竟大患已除,所以之后的与翟天志汇合,还特意嘱咐他将蔡居诚留到一个比较好的去处,但终不能回到武当。

       

         翟天志挠头,最后告诉郑居和他将蔡居诚置于点香阁

        “这也好。”
        
       

         郑居和点头道,虽说是风月之地,但生活也还算舒适,以蔡居诚那个脸蛋,估计过的日子比在武当山要好很多,最重要的,不管是他没脸面还是翟天志的诡计,他是终不能踏入武当半步了。

          不过郑居和不一样了,蔡居诚是单纯的,而他完全不一样。若蔡居诚是众人所说的邪恶,那他郑居和,完全不是蔡居诚能比的。

      
        蔡居诚已成武当的千古罪人,

      
       而郑居和,还是那个受人尊敬的大师兄。

 

      “居亦,我给你们带了些点心,吃了可要好好练功。”

     
     “哇师兄真好!”

     “可是我想吃师兄做的点心,师兄做的山下根本比不上!”

     
     “油嘴滑舌。”郑居和弹了一下宋居亦的脑门。

     
   
      至此,武当山依旧是良辰美景。

    
      郑居和望着这武当,开口道:

  

      “福生无量天尊。”

      如此虔诚。

大概end吧这篇真的扯皮扯得脑阔痛。
各位老爷居然能看完这篇渣文真是温暖人心
不嫌弃就随手蓝手红心一条评论吧(滚。

还有,亦和真的好。


亦和(三)

又名【其实大哥是真的醉了,小宋才是老司机你们被我骗了。】

为啥别人的车就那么好我的就是玩具车呢??

破车!!费我青春!

小天使们现在下车还有机会

难吃,别喷我。我怕。(瑟瑟发抖。

亦和(二)

大家好,又是我

  谢谢小天使们的鼓励

  让我有动力写完渣文

   前方渣文预警注意

    预警注意

    注意

有小小的飙车迹象

若途中有小可爱不适应点叉即可

go↓



“怎么了?为何不为所动呢?”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像吐信的毒蛇般诱惑着对面的人。
            
    
            “你不是……喜欢我吗……”床上的人慢慢凑近到宋居亦面前。
          

           宋居亦看着眼前的人,大脑有些当机。
         

           洁白的面颊因为酒精的原因显得有些发红,
        

           衬衣已褪到一半,松松垮垮地挂在小臂上,把手臂包裹的严实,只露出几根细长的手指。
         

         双眸好似被一些欲望布满,在房间昏暗的灯光下,柔和的眼睛散发着一些东西……
         

       宋居亦不想这么形容,可是目前状态下只有这个词占据了他的大脑。
        
       

           那是色欲。

         
          而拥有如此姿态的正是宋居亦所爱恋的—————

          郑居和。

      

        这真是太刺激了。
    
       宋居亦用尽全力才把快要喷涌而出的鼻血抑制住。
    
       
       虽然这对于还是处的小宋同志实在太过了。

     
        但他也没预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没预料到会变得如此美好。

       
        简单来说就是他今天不仅被答应了交往而且对方还要和他上本垒。

        简直像和中了头彩一样。

        这让宋居亦觉得自己上辈子绝对是做好事做的太多,让老天爷给看见了,不然哪有这么好的事。

   
       

  几个小时前。

       

       宋居亦在聚会的末尾以祝福邱居新升入大学的说法成功怂恿大哥喝下一小杯酒。

         只要一小杯就足够。

         选择在最后灌倒郑居和也是有原因的,这样便可以用“扶大哥回房间”的理由回房间,趁两人单独的时候套出郑居和的话。
        

        还可以趁机揩油。
      

      宋居亦在心底默默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他先是将大哥扶到床上坐下,帮他解下外套时便单枪植入

     
       “大哥,你喜欢我吗?”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都在颤动。
    

     “嗯……喜欢啊,不过也喜欢小棠,都是我可爱的弟弟们,只要不每次惹祸就更好了,记得小时候就是……”
      
     

大哥一喝醉就像是老妈子一样唠叨,宋居亦哭笑不得,只得附和着“是”。
      

       宋居亦觉得他的表情有些狰狞,最后还是勇敢地开口

     

       “我也喜欢大哥,但不仅是亲情,也有爱慕之情。”
   
      他在说这些的时候根本不敢看郑居和。

       “我知道这有背伦理道德,但是我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大概是每次闯祸后大哥的温柔吧,亦或是别的什么……反正,我就是从很早很早以前,就喜欢上大哥了。”
    
    
        “我真的很喜欢大哥。”宋居亦从未强迫自己,这是他第一次想要让他自己表达出他本身的想法。

       “哎……大哥便当刚刚的话没有说吧。”

        

      宋居亦正欲起身走人,突然被一只手拉住。

      “是啊,所以我说我喜欢你啊。”

       “嗯?”宋居亦有些恍惚。
   
     
     “别看大哥我平时优柔寡断的,对自己的内心可是十分了解的。”
      “你能喜欢我真是太好了,因为我也喜欢你。”

      “我也是过来人,而且居亦你自小性格单纯,所以你这种心思我大多或少也猜到一点,但因为怀疑也没想太多。”

      “既然你找我了,那这对我来说也是最好的。”

       

        他宋居亦没在做梦吧?这说明郑哥答应他了

       
       而且对方也喜欢自己!

        
       宋居亦的脑袋里瞬间放起了烟花。

       
        “哥哥哥哥哥哥哥!我一定对你负责的!”

       
       说着他就像只熊似的埋进郑居和的怀抱里。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好像觉得郑居和的声音像变化了,变得有一丝让他觉得危险。

         “那么接下来要发生的,你确实需要负责。”

         宋居亦不解,他松开郑居和。

        
        而郑居和居然开始解衬衫的扣子。

       “居亦你也快要成年了,那为了祝福你就提前点……”

      “帮你开苞。”

   回到现在。
      
         看着眼前醉酒的大哥,宋居亦觉得他的第六感挺准,他现在确实危险。

      
        因为陪伴了他多年的小兄弟可能马上要不保了。


  
     小天使你们居然可以看完它??? 
      文是难看点了小天使们将就吧(鞠躬)
    
    我就觉得小宋被反套路其实挺好玩。
    我就觉得老司机郑有点戳我。
    斯文败类我觉得很棒。
 
     这车速是不是太快了?
     小天使们受得住吗?
             没事
      下章开车,真的
      我就这么直接
       大家看着吃就行了ο(=•ω<=)ρ⌒☆(滚。
      ps:其实就是我想上居和。(小声bb)

亦和(一)

现代paro注意

ooc注意

姐妹骚聊注意

亦和注意

烂文注意

不喜的小天使请点叉。

没有粮吃我要饿死了
自割难吃的腿肉。

go↓







“啥玩意儿你要去嫖郑哥???”听到死党的话后萧居棠像受惊的兔子一样拍案而起。
      
        “你瞎闹什么呢吓得我差点萎了。”宋居亦是没料到萧居棠会有那么大反应,身子被惊的一哆嗦。
       
         “……你有那玩意儿吗?”萧居棠满脸写着嫌弃。
         “滚。”宋居亦翻了个白眼。
      
       
        不是萧居棠不矜持,而是万万没想到和他从小闹到大的损友兼同校学长以来督促他学习的借口跑到他家后,坐在他房间桌子的配套椅子上告诉他要搞一件大事情。
     
         虽然他早就知道他来找自己就是为了搞事,但这件事还是让萧居棠着实吃惊了一下。
         因为就在几秒前,宋居亦悄悄地对他说———

         “我喜欢郑哥,我想找他表白。”

       
        “老四你可别瞎说啊。”萧居棠式惊恐。
        “老五我不是我没有。”宋居亦式正经。

       “得得,我现在脑子有点乱你让我冷静下。”萧居棠扶了一下额,然后抬头。
      
       “先不说你和郑哥关系,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都不用再多解释,但我没想到你对大哥居然有这种肮脏的想法,就是我这样的人我也觉得他像我妈好吗?还是普照大地那种的。”说到这里萧居棠沉思了一会儿。

     

       他,萧居棠,曾经是孩子堆里的王,大人口中的混世小魔王,什么欺负小朋友,打坏别人的东西啦,恶作剧啊是常有的事,可他依然记得每次闹完,去赔罪的都是那个因为父亲常年不在家而来照顾他的隔壁朴叔叔家懂事的郑居和哥哥,每次一回家,也都会闻到出自小哥哥之手的饭菜的香味。
       
        贴心的郑大哥会让他把饭先吃了,再去罚抄字。

       
     
        萧居棠从回忆中出来,对宋居亦缓缓开口。

        “所以说你这样会被三哥打死。”萧居棠满脸写着无奈,只要一想到邱居新他就背后一凉。
    
        那个不苟言笑的三哥,冰山的邱居新,似乎已对尘世有所超然,因此他对于萧居棠和宋居亦来说,是动手不动口的君子。
       

        “他现在成天和蔡居诚混在一起,没有时间管这些啦,况且你看,他和蔡居诚走这么近,说不定他们两个能擦出火花呢。”宋居亦摆摆手,伸了个懒腰后又用细不可闻的声音道:“如果不算那件事的话。”
      
         宋居亦不免想起了曾经天真无邪的他因为起夜上厕所碰见和他一起住的二哥,那时的他还不懂事,看见什么就说什么,于是他借着厕所的灯光看到蔡居诚手里抓的什么,刚要开口,就看到脾气火爆的二哥脸上布满了惊恐的神色,然后就被威胁如果说出去就把他私藏零食的秘密告诉朴叔。可是宋居亦就不乐意了啊,小孩子特别容易冲动,莫名其妙就被威胁了,那个委屈啊,气的小宋第二天就去告诉邱居新,然后就知道了蔡居诚因为嫉妒邱居新成绩得第一就撕邱居新奖状的事了。
       
        事后小宋还在郑居和怀里哭了一顿。
        而蔡居诚和邱居新从此更争锋相对了。

       “四舍五入就是你的错。”萧居棠一脸淡定。
       “我的错吗?这位大爷您可想清了??”宋居亦差点从椅子上跃起。
       “大爷我想的很清楚。”
 
       “哎,您上了年纪脑子不灵光也是正常的。”
   
      “我要告诉郑哥他的笔是你偷的并且就在你的柜子里。”
      
       “大爷我错了。”宋居亦端正了坐姿。


      “所以我该怎么办啊。”对于讨论了良久却无果的结局,宋居亦表示他不接受。
     
       “要不你算了,我觉得你没可能。”萧居棠看着瘫在座椅上欲哭无泪的宋居亦,叹气道。
   
       “人家喜不喜欢你还是个问题,就我看来大哥一直把你当弟弟照顾,你想想,你和我闯了多少祸了?”
      
       “……”
  
      “我可以不回答这个问题吗?”

     “所以我说啊。”萧居棠拍了拍宋居亦的肩,“要不算了朋友,洗洗脸还是条好汉。”末了再补一句:“反正单身的路还长呢。”

       气的宋居亦抄起床上的枕头对着萧居棠就是一个————
 

            “枕头碎颅杀!”

           “你有病吧?!!”

       
          在经过两三回合的争斗后,宋居亦疲惫地躺在了床上。
          
          “老五,你说的没错。”
        
         “嗯,所以你啊……”萧居棠表示赞同。
     
        “我得了相思病。”

        “???”萧居棠一脸懵逼。

       “哎……虽然我知道成功的几率很小,但是不试试看都说不定啊。”
     
      其实我觉得已成定局。萧居棠默默吐槽。
        
  
      “不行啊,我想得到答案啊,我想了太久了。”宋居亦从床上坐起。
      “老五你帮帮我呗。”

      “我拒绝。”萧居棠想都没想。

     “我帮你要宁宁的手机号。”

    “兄弟,要干什么你说。”萧居棠一脸真诚。

   “帮我想个办法,看郑哥……喜不喜欢我。”

   萧居棠想了会儿,对宋居亦说:

    “下个星期要干什么你知道吧。”

    “干什么?庆祝邱哥升入大学啊。”

    “都是成年人了,总得喝酒吧?”

   “对啊?”

    “你觉得,这个时候不该让大哥喝一杯以表祝福吗?”

   “是啊,可是郑哥酒量不是很差……吗!”宋居亦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得,猛的站起来。

     “卧槽对啊,这个时候我就可以借住酒意问他了啊!哎哟老五你真是天才!”

      “过奖,记住酬劳就行了。”

     “行嘞!”说着就马上和萧居棠告别。

    
    看着宋居亦的背影,萧居棠想到件事。
    

    他还不知道宋居亦怎么喜欢上郑哥的。




忍住看完的小天使我佩服你们。XD

有没有太太产粮的?
想吃大师兄受的那种。。




花记事(01)(๑ºั╰╯ºั๑)

   又是我这个渣渣

   谈一场可爱的恋爱?

   学生堍x花店老板卡

现代au
  

      不喜的小天使们依旧点叉哦。

渣预警,ooc预警!

能接受就go↓




   一见钟情这种事情,是说不清楚的,和那该死的缘分是相同的。
       
        木叶市的冬日也一样寒冷,在路口等待路灯从红换绿的俊俏的黑发青年这么想着,哈了口气握了握刚买的热咖啡,感到手心传来阵阵暖流后缓缓地喝了一口。

        呸,好苦。青年有些嫌弃地吐了吐舌。
       所以我才不喜欢咖啡啊……他抿了抿嘴,虽然嫌弃但还是继续喝了下去。
        他边喝着咖啡,边走过马路,苦涩的液体顺着喉咙滑下,如同街道的车水马龙,络绎不绝。

        他不紧不慢地,散步般地走向他想去的地方,十分悠闲,脸上洋溢着淡淡微笑的青年,给这寒冷的冬日添上一笔暖色,也是这让他认为苦不堪言的咖啡所不能涉及的。
      
        渐渐地,他来到了一条青石铺满的街区,刚刚商业区的喧闹慢慢消逝,留下了一片宁静。
        黑发的青年停在了一个花店前。
       花店的门和橱窗是用木和玻璃来搭配使用的,门外还挂了些紫藤花。
       青年把视线转移到店内,里面一个穿着单薄衬衫,带着口罩的银发男子正把一些白玫瑰插入精致小巧的瓶内。
       青年的眉头皱了皱,有些不满地嘟了嘟嘴,便毫不犹豫地拉开了花店的门————
        
        “叮叮。”
        是门被打开时碰到的铃铛的响声。
       “欢迎光……”花店的老板听到声音后笑吟吟地转过头,然后便看到一脸愠怒而熟悉的脸庞。
        “带土,你来啦。”花店老板依旧不改脸上的微笑,但语气却变的活泼一点了。
       
      “卡卡西,你穿这么薄是想冷死吗!”带土不管三七二十一呵斥了名为卡卡西的男子。
      
       “不要这么激动嘛,带土,这里可是开了暖气的。”卡卡西也不生气,平静地对带土说。
         这时候带土才发觉包围在身边的空气已经从刺骨的寒冷变得温热了。
     
       “咳。”带土尴尬地咳嗽了一声。
    
      “那也要多穿点,现在是冬天。”他对卡卡西说,却把脸撇向一边,假装是观摩店内的花。
      
         “哈哈你这是在担心我吗?谢谢你哦带土。”
      
         “什……我才没有!”带土像受了刺激一样睁大眼睛,这让卡卡西觉得他像只炸毛的猫。
    
        “噗,脸红了哦,带土君。”卡卡西调笑着带土。
      
        “是风吹的啦!风!”这下让带土脸更红了,不善言辞的他极力辩解道。
      
        “好,好,我知道了。”见状卡卡西也不再戏弄他了,他知道带土这孩子表面再怎么装其实也是很关心他的。
       
       “嗯……我来帮忙吧!卡卡西你一个人也照顾不过来。”带土眼神躲闪着,急忙说。
        卡卡西也给他个台阶下,便指了指后面的一堆雏菊:“那你帮我搬花吧。”
     
        闻此,带土急急忙忙地跑去搬花去了。
     
       “小心点啊。”
      
      “别担心,这又不难。”
     
        看着忙碌着搬花的带土,不知道为什么,卡卡西打心底里喜欢这个笨挫可爱的大男孩的,那种油然而生的感觉。
  
时间回溯。  
       
         那是夏季的某天,卡卡西如往常在花店里护理花,在听见铃铛身后便去迎客,好巧不巧那便是带土了。带土当时是在为即将过生日的好友野原琳选花,琳是他的发小,选花不可马虎,于是在网上搜同城的花店,精挑细选找到了这里,带土觉得这里让他很有感觉,很喜欢,大概因为装饰简约干净,又大概因为朴素典雅,但就说不出为什么,就凭第一感他就选定这个花店,第二天就穿着清爽的白色体恤和短裤随着地址前去了。
      
       “老板,这里有什么送给人的花?”带土刚开门就说。
    
       “满天星怎么样?”卡卡西这样回答。
      
      带土看着这个人,一个拥有比女生还白皙的皮肤的男人,银白的头发下是一张笑容温柔微笑的脸,嘴角的美人痣还静静地点缀在那儿。
       
     像画一般。带土有些呆了神。
        
      “这位客人,怎么了?”
      
      “啊,没事。”带土回过神,经过卡卡西的介绍后,带土决定自己在这些花里选择。
        而卡卡西也站在一旁,并回答他一些有关于花语的的东西。
       
       终于选好之后,带土在卡卡西为他包装的时候说出了一句让这位店主有些发愣话。
       
       “我以后会常光顾的。”带土几乎是脱口而出。
       
      “那自然是欢迎的。”而卡卡西也马上反应过来。
  
       在回去的路上,带土是有点面红心跳的,以至于室友还悄悄问他是不是发烧了。

         然而只有他知道。

         从那以后他就再也忘不了那个花店老板了。

        带土这个人是有自知之明的,也了解自己内心在想什么,所以他在赶完论文的几天后,真的又去了花店。

        卡卡西也依然在那儿,不过这次带了白色的口罩。

         口罩没有因为遮住俊俏的容颜让带土失望反而还戳中了他的心。
 
        妈的,该死的一见钟情。
       不知是不是幻觉,他甚至还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带土开始向卡卡西套近乎,从花的种类问到为什么做这个为什么喜欢这个职业,慢慢的,带土问出了名字。
       
      “卡卡西,旗木卡卡西。”卡卡西的眼睛半眯着说着,从声音里面并没听出他对于带土多话的不满。

        这次轮到带土愣住了,随后他像是做出什么重大决定一样,深吸一口气,然后对俊美的店长说————
 
     “卡卡西,你这里还缺人吗?帮忙做事的那种。”

     然后带土就顺理成章地入驻了花店。

       因为带土是学生,所以卡卡西并没有要求他准时准点到,只是让他有时间过来就好。
       带土听从了卡卡西安排,利用时间,有空闲时刻就去。
        所以他的朋友们除了上课或者社团活动以外都没见他踪影。
        然后他现在有了个花店小王子的称号。
       
       卡卡西也没想到他会来这么勤,所以他只是觉得带土是个老实勤快的小伙子罢了,在跟他交谈了这么久后,卡卡西也对带土映像倒也不错。
        
         久而久之,卡卡西从孤身一人打理花店到和带土一起,不得不说,习惯了一个人生活的卡卡西没有对生活不适应,反而觉得气氛还活跃了。
        卡卡西和带土的关系也慢慢变得融洽,偶尔卡卡西也会和带土开开玩笑。
    
        “说了别把花放这里,你再这样就扣工资了。”
       “哇这么狠心的吗?恶毒的女人。”
       “好了带土,你这月工钱扣半。”
      “我错了卡卡西。”
      “不予受理。”
       ……
      
       卡卡西刚开始还有点不想伤带土的心,原因是因为带土的陈列布置实在是……有谁能想象吊兰旁放蓝色妖姬呢?又有谁愿意在浪漫情人节到来时,推开花店门就看到菊花呢?
      
        奇怪的品味让卡卡西有点想吐槽,后来关系也来越好后卡卡西也这么干了。
       
        “带土先森,您的品味有够low耶。”卡卡西靠在墙上,阴阳怪气地对有一次摆放花草的带土说。
       
       “哪里有。”带土头也不抬地继续干活。
       
       “居然把红玫瑰摆在多头菊旁边,你不觉得奇怪吗?”
      
      “不觉得啊?”带土无辜地看着卡卡西。
     
     “嗯……行吧,带土你还是别帮我摆花了,我觉得这还是太难为你了。”卡卡西抿嘴。
         ……
     
      虽然卡卡西有事没事拿带土开玩笑,但那并不存在恶意,卡卡西不讨厌带土,一直都不,而带土某些细微的行为还让卡卡西阵阵暖心。
       
       带土嗜甜,在带土自己还没说之前,卡卡西就已经发现了,因为带土书包里的零食全是糖或者其他的甜食,而且带土经常从衣服口袋里摸出几颗水果糖,还会分给他。
        就是这样的带土,在听见卡卡西说喜欢黑咖之后毅然决然地去星巴克买了一杯来喝,还给他的花店老板带了一杯。
        “嗯……带土我说你,喜欢甜食不是吗?”卡卡西接过咖啡。
       “对啊。”带土毫不否定。
      “那你为什么会喜欢黑咖?”
     “啊?我不喜欢啊,它们太苦了。”
     “那为什么……”卡卡西有点不解。
     “因为你喜欢啊,你喜欢的东西我都想试试嘛!”带土漏出灿烂的笑容。
       卡卡西面对带土的笑容,大脑有些当机。
      
       还有就是例如下雨天卡卡西没带伞,带土会自己摸出一把伞给他
       “我看了天气预报了,思寻着你可能没带伞,就多带了一把。”
        要是卡卡西真淋了雨后,带土又会摸出一包感冒药,并带着有些教训意味地戳戳卡卡西的头:
      
      “你淋了雨后就必感冒的习惯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卡卡西回忆起这些事的时候,开玩笑地跟带土说:“你对我的事还挺有上进心的嘛。”
        “当然啊,因为是你嘛。”带土回答到,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这样的结果就是他又一次把卡卡西逗笑了。
    
     他们维持着这种外人看着都暧昧的良好关系一直下去,直到突然一天的转折。
      那天是卡卡西的生日,卡卡西一开店门发现了桌上的卡片,那是他和带土的第一次合影,卡卡西依稀记得带土拿着手机硬要和没戴口罩的他照相
        接着他看到了上面的字。
   
         “至我所爱————祝旗木卡卡西生日快乐!”署名正式是宇智波带土。
      
      卡卡西大脑有些放空,他没注意到他脸上默默染了一层淡红,更没注意到悄悄靠近他的人。
     
      一下子,
   
     他被身后的不速之客拥之入怀。
     
   
     他听见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生日快乐呀,卡卡西。”

    卡卡西被放开了,他转过去,只见名为带土的男生抱着一大束玫瑰站在他面前。

       “如你所看到的,我喜欢你,真的真的喜欢你,卡卡西,绝对不是亲朋好友间的喜欢!”
       
       卡卡西在此时发现,他突然发现他貌似了解了他自己内心所想的。
         他为什么不会对突然闯入他身边的带土产生厌恶情绪,其实他一直对带土都……
        “……卡卡西,”
       
      “可以和我交往吗?”
     卡卡西笑了一下,他对抓紧玫瑰花束的带土说:
   

       “好啊。”

       这该死的一见钟情。卡卡西在心里谩骂到。

       
   

     
       
     

      
        小剧场:
        带土把花送给琳时,反响也是很好的,琳和普通少女一样,都喜欢漂亮的花儿,而她又和其他少女不同,她相比起热烈的大包花朵,更喜欢小巧秀气的花束,“不张扬,却能散发着独特魅力”—————来自给带土灌输少女心的琳。
        所以当琳接过那小束满天星后,是特别开心的,直夸带土品味终于上升了,这让带土心情极其复杂。

         难道我的品味真的很差吗?

       带土回寝室后默默地问了问睡在床下小他几个月的表弟止水。
       止水看了一下他脚上的HelloKitty拖鞋,不打算说什么。
   

只是想写写日常和谈恋爱而已
让我再产,我还能产。(滚。